春日初访,柳梢吐蕊,一扫宫中阴霾。有新叶抽芽,有新芳绽颜,那些逝去的、沉沦的,都不在有机会崭露头角。

哲悯皇后将北宁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到了那日缀夜逃窜之人,严刑逼供,他也不过是一个路过的江湖人。

东宫的火,是盛蜡的烛台倒塌所致,大理寺众人将这一结论上书给圣上后,皆是夹起了尾巴,细算自己平生,唯恐被陆家拿捏。

哲悯皇后为这事病躺了几日,在起来后,依旧是那个威严的国母。

恰逢东吴太子来访,圣上有意洗一洗这后宫压抑之气,便提出想要给裴言浔办一场迎宾宴会。

虽皇后对这个想法不甚满意,往议政殿跑了好几遭,但是耐不住皇帝心意决绝,只好低头。

李酌修换了一身朝服,推门进来瞧见鱼十鸢等在屋檐下,一身干练的男装,素面朝天却难掩娇色,李酌修眸子一暗,开口道;“今日让木津随我进宫。”

鱼十鸢还没来得及问清楚为何不让她陪着,李酌修已经带着木津急匆匆走了,只留她一人立在风中瑟瑟。

半晌,她撇嘴,将脚边的石子踢开,“不去就不去嘛。”

马车上。

李酌修半磕着眸子,曲指微微叩响膝盖,“木津,帮我查一查周奏。”

“周奏?”木津先是一愣,随后才想起来这人是兵部尚书。

“主子可是和兵部扯上干系了?”

“你怎么变得和木泽一样了?”

李酌修说完,明显有些怔愣,幸好木津急急去赔罪,没有察觉出他细微的变化。

“详细到他幼年的经历。”李酌修闭起眼睛,将眼底最后的光亮掩去。

宫宴设在日落时分,红霞乌泱泱染满了半边天。太子丧期未满,那些个人也不敢穿得太过招摇,皆是清一水的淡色寡钗,幸好有红霞点缀,倒也不显得清冷。

李酌修下了马车,直接往太后那里奔去。

太后是皇后的姑母,皇后是陆思琼姑母,如今皇后要将陆思琼推给自己,真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们陆家一族掌了多少春秋的凤印,陆家鼎盛,后宫之女不知出了多少力,百盛必衰,陆家,怕是要折在哲悯皇后一代手里。

机关算尽太聪明。

他本意不在皇位,掌控权利的同时,总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他见惯了宫中的尔虞我诈,只想求得一个安稳。

但是舅舅冤屈不得洗,他只能佯装出对权势的渴望,用自己曾经嗤之以鼻的身份来接近皇后。

“皇奶奶!”依旧是人未有影,声音先到。

“哀家耳朵不好了,可是你来,那嗓子‘皇奶奶’一喊,哀家准能知道是你。”太后倚着柺走出来,笑着将李酌修跑乱的头发理好。

李酌修低着弯腰,任由太后动作。

“听说你最近和思琼那丫头走得近?”太后边理着头发,边故作不经意开口,“她自幼时起就爱慕你,你们若是成了亲,她定会全心全意待你。”

“皇奶奶可莫要道听途说,我还没有要结亲的打算,而且,德阳乡主于我而言,不过是妹妹罢了,孙儿对她无意。”李酌修一口气说了许多话,他今日来,就是想让太后把这话转交给陆思琼,顺便劝一劝陆思琼,莫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自己也曾明确和陆思琼说过,可是并没有起了多大成效。

太后活了大半辈子,豁然之气熟成,李酌修信她心中有自己的思量。

“你这孩子!”

果然,太后猛拍了一下李酌修,“老大不小了,快些成亲。瞧瞧你二哥三哥,孩子都有了。”

说罢,拄着拐往屋里去,也不叫李酌修进来。

李酌修自觉挽上太后的胳膊,随她一起回屋,边走边贫道:“不是还有四哥呢嘛。”

太后睖瞋了一样李酌修,险些拿手中的柺靠敲他,“那人家钴儿也娶妻了!”

“是是是。”

太后坐会椅子上,瞧着李酌修这副无所谓的样子,冷声问:“你莫不是想说还有六弟?”

李酌修一噎,笑道:“不敢不敢,六弟还是孩子。”

太后这边行不通,李酌修坐了一阵,便借口离去。

他本以为太后吃斋念佛半辈子,早已经放下尘世中的寸利,如今细细想来,她何尝不是踩着千万尸骨才登上这一步。

李酌修叹了口气,有阳光斜斜打来,粲然夺目。

他不适地眯着眼前去瞧那抹光辉,乾武城朱墙深深,青瓦沉抑,庑殿顶一层盖一层,这样的光辉,他已经许久没有在宫中瞧见了。

“主子,宫宴要开始了。”木津在一旁提醒。

“走吧。”

他们影子长长压在脚下,朱墙墙皮脱落,寸寸青苔在发出一点绿尖,暗暗藏匿在墙角,肆意生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怪谈小说【guait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瞎诌王爷自证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