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地梨花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女警满脸气愤:“不然呢?她被亲生父亲**多年,身上全是伤,白局原本今天要亲自带她过来鉴定的,但有事耽搁了。你们倒好,居然欺负她!”

女医生顿时面露尴尬,狡辩道:“那个,可能是我误会了,谁让她自己说话含混不清呢。我本来是要给她鉴定的,是她自己不配合。”

想颠倒黑白,倒打她一耙?

姜明心可不惯着。

“我不配合?你把我当做受玷污的女人,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嘲讽。退一万步说,就算我被人侵犯了,那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你凭什么歧视我?”

女医生不服气地低声嘟囔:“无辜不无辜的,谁知道呢,这长得就不正经。”

姜明心面沉如水:“正经不正经,敢问你是用什么标准来评判的?还是你想说,长得漂亮就不正经,长得丑就肯定正经?合着你丑,就不许别人漂亮了是吧!”

一句话,直接戳破了女医生的肺管子:“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大家快来看啊,这里有人公然辱骂医生!”

女警不由得摇了摇头,“够了!你自己侮辱人在先,有什么脸嚷嚷?”

见姜明心在医院也遭受羞辱,女警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来县**局工作已经四五年了,从没见过哪个女人来做伤情鉴定。

一是不懂法,不晓得要来做鉴定取证;二是就算知道了,也因为担心丢人现眼或被亲戚朋友嫌弃而不敢来。

若是不幸被人女干污了,要么打断牙齿和血吞,要么一**之。还有的直接被迫嫁给了施暴者的,一辈子就那么毁了。

像姜明心这样,被亲生父亲家暴都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别说医护人员没见过,她也是第一次见。

不仅同情,更加敬佩。

“要不,我送你去市医院做鉴定吧。”女警提议。

姜明心也正有此意,“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女警指了指门外的警车:“不会,我刚好要去市里取份文件,捎带手就送你了。”

“好,那我们走吧。”姜明心淡淡瞥了那女医生一眼,转身离去。

听着身后的非议声,女医生气急败坏地呸了一口:“得意个什么劲啊,这种狐狸精,留着就是祸害!”

分诊护士忐忑地看向她:“可是她认识白局长呀,万一……”

女医生的表情凝固了一下,梗着脖子道:“怕什么,我又没把她怎么样。别管了,忙你的去,我去住院部看看我家那口子去!”

她刚走进住院部骨科,就听见一声怒吼:“谁告诉你那青花笔洗是瞎货的?要不是我把照片洗出来了,真就让你糊弄过去了!你居然把它登记成了工艺品?我告诉你谭建华,要不把这笔洗给我追回来,以后不要再叫我师父!”

她很快跑了过去,拽住那人的胳膊:“哎哟张教授,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我家老谭有哪里做得不对,您好好跟他讲嘛,这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病床上,鉴定员谭建华被这老头训的头都抬不起来,心里憋屈又烦躁,病房里还有那么多人在呢,师父也太不顾及他的面子了。

张老师年方六十,是县文物局资历最老的鉴定员,一生醉心于研究瓷器。

除了谭建华他还带了几个徒弟,但可惜的是,没一个是这块料,这么多年只学了点皮**不说,还个个骄傲自满。一边嫌弃文物局工资低,一边又死赖在这位置上不肯走。

“按规定流程,**部门所有收缴上来的文物都应该先上交局里做鉴定,你倒好,自作主张给定了性。那笔洗呢,还不赶紧去找?!”

谭建华拧着眉:“师父,我差点就被盗墓贼打**,现在还不能下地呢。”

他撤退时不小心踩到捕鼠夹,整个右脚都肿成了馒头。

“是啊张教授,您好歹给他一点时间嘛。”女医生也跟着劝,好说歹说才把张教授劝走了。

转回头把刚才的事说给他听,谭建国眯起了三角眼,“真是冤家路窄,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害我被师父骂的。”

“怎么,举报盗墓贼的也是她?”

“可不是么。”谭建华凑到她耳边,满脸愤然,“你是不知道啊,白局长可维护那贱蹄子了,依我看呐他们肯定……等等,我想到一个将功补过的好法子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