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毛鹦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宴厅之外,无风城的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谁都知道现在城主府内不是个善地,但谁都想探得一手消息,无数双眼睛盯住了那扇宏伟的大门。

而在几条街之外,有一处无人问津的府邸,乍一看普普通通,似乎只是萧瑟了一些。然而,这里是眼下人满为患的无风城唯一的一处清净之所。

这是,黑狱。

无数禁制层层笼罩,就连一只鸟飞过都会被击落下来。

黑狱最深处,永不见天光的地方,一位白衣修士猛地睁开眼。

有人来了。

闪烁着星星点点符文灵光的黑暗中,一豆灯火渐渐靠近。

雪色的衣袍在灯火映照下多了些昏黄色调,袖口金色的云纹在黑暗中格外刺眼。

当世最有可能以剑证道的修士。

易灵安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心中冰冻似的麻木骤然裂开了条缝隙。

几日前落尘原上的场景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流过,那沉重如铅的天色,那些炸裂如烟花般的灵光,还有那阵冷到极致的长风。

那些在剧变中被下意识地封存起来的记忆,都随着这个人的到来而解封。

不管她想不想,她都无比鲜明地意识到,那个陪着她长大的人不在了。

她猜到她们或许会败,但却没有猜到死亡。

明明……

易灵安腾得站了起来,又倏然止步——太近了,禁制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她已经能感受到那过电般的刺痛了。

黑暗中的灵光下,来人显得愈发纤尘不染,近乎是一个幻觉。

算起来,她和倪霁只是陌生人,只在博望城外交了一次手。但那一次,她绝不会忘记。

她其实是有点羡慕倪霁的。如果……

一点怨恨陡然升上心头。她沉默许久才哑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倪霁将手中的加持了符文的夜明珠放下,自己毫无顾忌地坐到了地上。

易灵安看上去不太好。昔日绛红的宫绦灵光黯淡,就和她灰败的脸色一样。

也是,这里是黑狱,进来的人都被封禁了全部修为,怎么能好呢?

况且,蒋瑛也身殒了。

蒋文卿,蒋客卿……

倪霁长长叹口气。尽管她对闻世芳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但她不得不承认,眼下的情况有些棘手。

眼下城主府内的情形定然又是一片混乱,自落尘原一战蒋瑛陨落后,原本分散在青州各处的修者都往无风城来了,不管他们原先在何人麾下,此时都是将功折过、落井下石的好时候。

天南火不是白拿的。

即使闻世芳并不想拿。

于是,倪霁只是语焉不详地答道:

“有人可能要来杀你,”她顿了顿,补充道,“你的同门们都没事。”

“呵,想杀我的人多了,”易灵安神色稍安,冷笑一声,忽而一顿,奇道,“怎么,你不想杀我么?”

倪霁一怔,纳闷道:“杀你作甚?”

易灵安也一愣,沉默了下来。

她原本并不是想说这话的,那些话与其说是问句,不如说是泄愤。

她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腥甜气蔓延开来,像是落尘原上吹过的风。

被封存在心中的悲伤陡然一点一滴地从裂缝中渗出,又被她再度咽了下去。

她不傻,那时谷主定然是和闻世芳做了什么交换。如果她猜的没错,应该就是天南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