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糊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结果揭晓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陷入死一般的安静,除去江鹿云的其他三个玩家的脸色皆变得微妙。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能够直接查出来吗?”病房内,一个女玩家终于忍不住率先问了出来。

他们病房是两男两女,女的就是江鹿云和这个短发女生,男的除了冲锋衣男人还有一个眼神清澈得,看上去像大学生的青年。

拿出测谎仪的冲锋衣男人的唇线绷得平直,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鹿云手下的测谎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都别在这傻站着。”江鹿云见几人一脸懵,罪魁祸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反而笑得眯起了眼,“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是不是精神病人,就算说的是假话,你觉得在一个高阶副本里活到现在的人没点伪装本事?”

她对着冲锋衣男人扬了扬下巴,把测谎仪扔回去:“怎么?你们这360度都透着的一股傻劲儿,还需要拿个测谎仪加道密码防窥?”

几人被她说得脸红一阵青一阵,但又无法反驳,刚才围在一起用测谎仪的确实是他们干的事,几人立在那许久,险些憋屈死。

就在江鹿云哈欠连连打算补个美容觉时,大学生打破了沉默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冲锋衣男人把测谎仪收好,似有若无地撇了一眼昏昏欲睡的江鹿云,沉吟片刻道:“左右现在没到晚上,而且所有人得到的情报都还不够,我们之中拿到“真正的精神病人”身份牌卡的玩家不会这么快动手,现在病房里找找有没有线索吧。”

几根藤蔓从窗户上方垂下,交叉编织成一张吊椅,让江鹿云稳稳当当窝在里面,晒着太阳睡觉。

她丝毫不怕别人对她做什么,不过与其说不怕,还不如说不在乎,那些人她还不放在眼里。更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新线索来指认自己的身份,至于原因……

江鹿云调整了下姿势,眼睛睁开一个缝隙扫了一眼,颇感无聊地叹口气。

就这个一眼能望到头的病房,人家之所以敢把你们放在这里,就是想看互相怀疑再自相残杀,压根没打算让你们找着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继续和平共处下去,看监控的院长怕是要气疯,她就喜欢看别人对自己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安静地睡着,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上前打扰她。于是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直接对上了护士的脸。

江鹿云倚着吊椅,半眯半睁地对护士打了个招呼,又微微偏头,视线绕过挡着自己的人看向病房门口。

病房门大开着,但站在那处的却不止她病房的三个人,还有隔壁两个病房的八人和负责的两个护士。

这场面……看上去都在等她睡醒起床?

江鹿云打了个响指,藤蔓解开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她跳下窗台,充足的睡眠让她心情变得很好,头上绽放出一朵漂亮的小花。

外面张妍挤在门缝处疯狂对她使眼色,江鹿云眉梢微挑,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没看懂。不过这个小姑娘和她家小猫咪一样有活力,这是好事,植物有活力才能长大,小猫咪的手下也是。

此时外面天色已暮,夕阳将整个病房染上一层橘红色。

就在这时,护士动了,她看了看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是下午五点,晚餐时间到,马上跟着我们去饭堂用餐,一队一队跟紧,路上不要交头接耳。”

说完,她看了江鹿云一眼,语气竟颇为惋惜:“恭喜你在五点前醒来。”

而后她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江鹿云挑眉,若无其事伸着懒腰,在路过张妍时给了她一朵昙花。

张妍捧着花疑惑地眨眨眼,姐,这是干啥用的?

江鹿云指尖轻抵唇中,学着她的模样对她眨了眨左眼,另一只眼睛含着笑半睁着。

嘘,给你的奖励,净化土壤快些长大。

突然,前面的护士回头看向江鹿云,但江鹿云的神情太过淡定,甚至还在对着自己乖巧微笑。

护士回头,带着几人下楼。

张妍却捧着花傻傻的落后了几步,她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远的,一定红透了,连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不清醒。

虽然不太明白江大佬说的“净化土壤快些长大”是什么意思,但她怎么觉得……

自己好像被美女撩了呢?

呸呸呸,想什么呢?美女,自然做什么都是美的,与众不同的,那就是一个普通的提示而已。

张妍暗自唾骂了自己几句,收起昙花慌忙跟上。

他们一直往下走,直到到达一楼。这次也没有和二楼的人碰上,甚至在经过二楼时都没能听见任何动静,静得宛若无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1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