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公子可怜兮兮,泪水在眼眶里摇摇欲坠,佯装委屈地盯着柯鸿雪望了半晌,小心翼翼地开口:“爹,你变了。”

柯鸿雪懒得搭理他,白了一眼,凉声道:“爹以前对你太仁慈了。”

李文和闻言虎躯一震,乖乖坐在边上,一声也不敢再吭,只拿一双眼睛瞄瞄柯鸿雪瞟瞟沐景序,不明白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

分明先前柯寒英还躲沐景序躲得特别认真。

车夫驾车很稳,速度平缓,拉车的是良驹,车轮和木板上都包裹了丝绵,走在平整的大道上,几乎感受不到颠簸,沐景序胃里终于没了之前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

柯鸿雪坐他身边,略阖着眼,漫不经心地低下头,望着他因动作而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腕。

刚认识盛扶泽的时候,都还是小孩。

柯鸿雪自幼身体不好,被父母养在江南,身子骨弱,长得便也显小,十二岁的年纪,看起来还不到七八岁。

盛扶泽则不同,皇子们自会认字起,就要学功夫学骑射。三殿下十三岁时,已经能自己猎到一只山狐。

是以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体型差异相当明显,分明只差了一岁,却像是隔了四五岁一般。

柯鸿雪冬日病着,盛扶泽背他也跟玩儿似的,半点不费力气就能背上阁楼去看雪景。

便是后来那些年,哪怕柯鸿雪一日日长成,身量长开,在盛扶泽面前也像个小孩。

特别是这人不知去哪座花楼喝了酒回来,不敢回宫,偷偷溜进柯府的后门钻进他屋内,外袍一脱便翻身到床上,将他揽进怀里抱着磨蹭睡觉的时候,柯鸿雪总有一种自己其实是只兔子、是只狐狸、是只狸奴,是被盛扶泽养着的一只小宠般的错觉。

殿下高他一个头,笑起来肆意飒沓极了,是虞京城里最明艳动人的少年郎,柯鸿雪望他的时候总要微微抬起头,才能看见他眸中那些零碎耀眼的星光。

而今五年未见,柯鸿雪长高许多,沐景序却较他矮了些许。

柯鸿雪不低头,就已经能看见他的额头。

而他低头后,瞥见的却是沐景序略显纤弱的手腕。

这跟他记忆中那双能挽弓纵马的手区别太大了,他甚至冒犯地想,这样细的手腕,握在手里轻轻一折,是不是就会断掉?

他真的能提得动笔吗?

这双手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时候,也会让他挣脱不开,只能越靠越近吗?

太瘦了啊……

柯鸿雪视线低垂,眼神晦暗不明,喉结轻轻动了一下,几乎是强迫性地让自己移开了目光。

他捧起身前茶盏,浅浅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的瞬间见到李文和在对面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动作停滞一秒,气笑了:“杯子在底下,自己倒。”

“哎!”李文和欢欢喜喜地应着,赶紧顺杆爬,给自己倒了杯茶猛灌,喝下去一口还咂吧了下嘴,赞叹道:“这是金骏眉吧,怪不得你说贵,去年过年有人给我家送了点儿,我爹都没舍得拿出来给我喝,自己一直藏着呢。”

柯鸿雪富庶奢靡惯了,向来不怎么在乎物品的价值,物尽其用就好。沐景序又自小就生活在全天下最金贵的地方,品鉴的能力极佳,不至于大惊小怪。

况且再名贵的茶叶,最好的那一茬永远是要做为贡品送进宫的,他早就喝习惯了,方才茶水入口,只觉滋味不错,回甘清甜,比较舒服。

下一秒却听李文和“咦”了一声,问:“不过你不是说红茶性子太温,喝不惯吗,今天怎么泡了起来?”

顿了顿他面色有些为难地低头,瞥了眼柯鸿雪的肚子,小声问:“你不会天天花天酒地的,终于把胃喝坏了要养了吧?”

说者无心,沐景序听见后脸色却微微一变,凝眉看向桌上那只茶壶,又转向糕点,薄唇轻抿。

有一个瞬间,柯鸿雪真的很想一脚给李文和踹下去。

偏生正当他犹豫要不要当着学兄的面杀生的时候,这人又嘀咕了一句:“年轻人,一点也不注意,这样老了可怎么办哦。”

柯鸿雪:“……”

他咬了咬牙,掀开车帘:“停车。”

李文和顿时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眨啊眨地看向柯鸿雪,试图营造出一副他什么都没说的假象。

柯鸿雪勾起唇角,温和地笑了一下,轻声道:“滚下去。”

李文和:“爹。”

“滚。”

“……得嘞!”李小公子特别麻溜地蹿下了车。

——反正他自己家的马车就在后面跟着,大不了跟车夫挤一挤,至少没性命之忧。只是苦了学兄,要跟那个喜怒不定的疯子在一起。

待人走后,见沐景序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柯鸿雪在心里叹了口气,弯腰拱手,向他行了个礼。

“寒英原想在更正式一点的地方向学兄赔礼道歉,这才一直没有开口,还请学兄莫怪。”

这可真的是稀奇事,沐景序问:“道什么歉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怪谈小说【guait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学兄今日脱马甲了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