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尊是神》转载请注明来源:怪谈小说guaitanxs.com

心底的魔似乎轻笑了一声,很是随意地道:“只要你想出去,自然就出去了。”

我一怔。

师尊的这座囚牢,我从未闯过,我不舍忤逆她,更不舍让她难为。

我抱起大黄的尸体,走向闺楼的大门。

果然,畅通无阻。

天气很好。

苍穹染上了一层明净的湛蓝色,如水洗般的干净清澈,大朵大朵的白云叠在一起,形成了涛涛滚滚的云海,明媚的阳光透射其中,将云层和天空都映照的旷亮无比。

神国仍是桃花盛开,四季如春,空气里飘荡着熟悉的甜香,花团锦簇掩映着重重宫殿,金色屋脊和艳丽团花连绵向遥远的天际。

可是我的心沉甸甸的。

这一走,也许再没有回头路。

“我们该走了。”魔催促。

我恋恋不舍地走向师尊的院落,“我想去看看师尊。”

“她不在这里。”

我望着近在咫尺的院门,还有院中央那棵灼灼怒放的桃花树,皱眉道:“那她在何处?”

魔发出诡异一笑,“既如此,就让你看一看真相。”

也不知它做了什么,我眼前的景象开始扭曲,神国像是幻影般坍塌,宫殿一座座消失,连绵不尽的桃林接踵不见。

足下铺着白色晶石地砖的长廊,也迅速崩碎,我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整座神国像破碎的幻影般消散殆尽,与此同时一座座黑色石山拔地而起,它们像是静默的黑色怪物,一头头现身而出,将我困在了中央。

而我的身旁,是曾经居住过的三间竹屋,面前,则是那棵早已枯死的树。

魔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之前看到的神国,只是一个美丽的幻境,一个一戳就破的——假象。”

“所有人都知道是假的哦,只有你被蒙在其中。”

它语气漫不经心,却又分明透着几分嘲弄。

我没有理会,我知道它在挑唆。

其实它压根不知道,得知神国是个美丽的幻境时,我反而有些说不上来的开心,就算是为了骗我,师尊也为我打造了一个美丽如梦的幻境,不是吗?

也许,她也并不是丝毫不在意我。

这种微妙的感觉,让我已经坠落谷底的心脏,死灰复燃,很孱弱的一点火苗,像希望,种子,又或者只是一种永不可实现的奢望,正在荒芜枯萎的心脏中复苏。

我径直走向竹屋,开始打水清洗。

魔像是看到天狗捞月一样,发出轻轻一声嗤笑:“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她压根不会来。”

我淡淡道:“我知道,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

魔不置可否。

我继续清洗所有的竹屋,地板、桌面、房梁、窗沿,每一寸都不放过。

最后我来到师尊留宿那晚我趴过的窗户,我将那扇窗户清洗的格外干净,然后趴在窗沿上,对着枯死的树看了许久。

魔在耳边轻轻道:“顾采薇,你在她眼里和一粒尘埃无异,她压根不在乎你,她的世界你也永远无法进入。”

我敏锐地捕捉到一道特别的信息,脱口问道:“师尊的世界是什么?我为什么无法进入?”

魔似乎意识到失言,嘿然一笑:“她是神,你是蝼蚁,你们天差地别,本就是两个世界。”

这句话让我陷入了沉默。

我盯着枯树看了许久,忽然喃喃道:“你说那棵枯死的树,是不是就是师尊院子里的那棵桃花树?”

魔沉默不语。

我走上前去,细细打量,树干已经饱经风霜,早已看不出原本的纹理,但是树的形态、枝丫,都与师尊院子里那棵桃花树无异。

果然是同一棵。

我轻轻抚摸着漆黑的树干,心里感觉复杂且难言,无论是我住在竹屋时,还是在幻境的那些日子,师尊总是喜欢躺在这棵树上喝酒,偶尔抬头看月,夜色深深,皎洁的月光将她的身形勾勒的落寞萧条,那时候她在想什么呢?

我忍不住跳了上去,学着她的样子躺在那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