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瑾玉站稳后蒋蔓生松开了手,两人一起朝薛望走去。

他跪在地上,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堆白骨,他双手握着白骨颤抖着,不知怎么将它们拼好。

不论哪块骨,他都将其放在地上,莽撞的一根接一根,发现不对后又打乱顺序,以此往复。

蒋蔓生蹲下身子,接过他手中的骨拼接起来,薛望没有对他进行攻击,而是跪在一旁,全神所注都在他的手上。

顷刻间,一副完整尸骨的样子就出现在三人面前,薛望始终保持跪着的姿势,看见尸骨后带着凉红的眼泪从左眼滚滚而落。

“平安,我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吗?”他喃喃道,“一直都在这样的地方。”

“原来你没有逃出去?”情感压制住了药效,他跪坐在尸骨前眼泪像是连着线的珠子往下掉落,丝毫没有了疯魔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

看着薛望一眼认出平安的尸骨,蒋蔓生想到原来真的存在“化成灰都认得”这句话。

“要不行了。”在薛望的痛悲呜咽间,蒋蔓生听见薛望轻声的低喃。

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蒋蔓生站在一旁默语。

“你们的推断不算完全错,想要听听具体的原由吗?”薛望忽然抬头看着蒋蔓生,眼中依旧闪烁着血红,但是却没有了开始的疯癫,反而带着麻木淡凝。

蒋蔓生盘腿坐下,示意薛望开口。

薛望盯着平安尸骨,眼神却没有聚焦在上面,他悠忆起遥远的记忆。

“七岁时我的父母发生了车祸离世,仅剩我一人,亲戚们都不愿抚养我,所以将我送至福利院,但是对于车祸的阴影,我每天都很沉默寡言,也不愿与院中的孩子交流,尤其是晚上,对爸妈的思念以及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我每晚都会哭泣,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出现,院中护工都知道我的情况,甚至请来了心理医生,但是都无济于事。”

“但是直到一天晚上,平安出去上厕所,发现了我在哭,他偷偷往我床头放了很多吃的,第二天主动来找我玩,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过话,我没有心思和他聊天,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反而找我的次数也多起来了,干什么都会带着我,有好吃的总会分我一口,不过看着我依然没有想要和他聊天交好的意思,一天晚上,在大家都熟睡后,他将我领到了寝室外的角落边,还带上了他那些小零食。“

“他问我为什么每天都不开心,为什么他找我搭话那么多次都不理他,是因为不喜欢他吗?而我终于绷不住向他倾诉了我的遭遇和我每天,每晚的后悔和思念,他安慰了我一晚上,郁气被放出我也像是得到了解脱,在次日,我也慢慢接受了和他每天的交流,长久以往,我们成为彼此最交好的朋友,几乎形影不离。”

“平安发现了我画画技术好以及擅长运动,以夸赞的方式鼓励我继续发扬,之后我的画也确实得到院中孩子,甚至医生护工的称赞,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平安,很感谢他的鼓励。”

“之后我没有了一开始的烦闷,变得开朗活泼,但是好景不长,我发现了这个福利院中最丑陋的秘密。”

“这里的院长看起来是慈爱的,但他喜欢虐童,只要是没有被收养的小孩,他都会带去地下室,平安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当他说出自己已经制定了逃离这里的计划时,我就答应了和他一起。”

“但是在行动的前一天,有人要来收养平安,他说他如果走了,担心我一个人进行不了计划,所以可以趁现在双方还没有签字,让对方改变主意,平安说,等他逃出去后就会去找我,原本我不愿意,但是拗不过他,所以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在那个男人面前装作乖巧的毛遂自荐,最后男人改变了主意。”

“我跟着男人走了,但是心却在福利院,在平安身上,我每天都在等着,半夜不敢合眼,我怕平安来了,叫不醒我,找不到我,后面平安一直没来,我却等到了男人的暴虐,每天生不如死,唯一吊着我的一口气就是平安的音信。”

“一直到后来,我被卖到了黑厂,卖给了实验室做实验,也一直没有等到他来找我,之后实验室在我身上做的药物实验出了问题,晚上不定时的就会被压制不住身体中的暴戾和烦躁,让我在夜晚以杀人作为稳定剂,我先杀完实验室中的人,后来杀了福利院中的院长还有黑厂的厂长,药物带给我杀戮,但是也给了我力量”

“那时我已经放弃自己了,但是没有放弃找他”

“我想他是不是遇到困难了,是不是没有逃出去,或者逃出去后没有住处,所以我混进了你们的队伍,我想确认他是否还平安。”

说到这儿,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平安,这就是故事的续集。

听完一段故事的两人只剩下沉默,蒋蔓生只觉心中有些闷重,心中如同被巨石镇压。

在沉寂的时间中,周瑾玉轻轻叹息,带着惋惜,带着同情。

蒋蔓生两步走上去,到薛望身边半蹲着,一双手握上他的肩膀,没有多言。

“我不知道平安是怎么死的,但是这已经够了,想杀的人我也已经杀完了,说不定其中就有杀害平安的凶手呢。”薛望看着平安的尸骨苦笑着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怪谈小说【guait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往生列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