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言咒的感觉不好受。

身体先是从心口发烫,然后脑海被分割成了两块。

一般来说,人的行为由大脑操控。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排斥,但意志就像被关进了小黑屋。

眼睁睁的看着脑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对着身体发出了违背意愿的命令。

他的手脚断开和本体意识的连接,暂时属于姜玄听。

膝盖重重落地,他这辈子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窝囊的一天,连手都气的发抖。

话落咒成,身体很快恢复控制权。

谢言序第一秒挣脱开姜玄听,从地上站起来,要往外面走。

姜玄听也不着急,冷声下令。

“别动。”

谢言序的身体不受控地定住,姜玄听闪到他身边,手掌拍在他腹部。

他痛苦地闭眼,闷哼一声弯下腰,感觉到五脏肺腑都挪了位似的,身体向前倾。

姜玄听张开手掌,撑住他的身体。手心摸到了心口的位置,隔着衣料冰到了他体内。

“跪下。”

谢言序被抓起来,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姜玄听,眼眶因为极度忍耐红了一圈,牙齿咬在下唇,咬出了血。

姜玄听捏住他的脸颊,让两侧的软肉轻轻下陷,拇指撬开谢言序的牙齿,按在他的舌根。

鬼的手指像铁一样冰,她的指甲生长出来,尖尖的抵住舌头,谢言序就像被揪住后颈拎到空中的猫,缩起脖子一动不动。

谢言序红着眼底,舌头被姜玄听的手指冻得发抖,不由自主地分泌口水。

也许是这样的处境让他感觉到了屈辱,他狠狠咬下去。

姜玄听的实体适时变得透明,他上牙下牙没有咬到她,而是实实在在砸在一起,震得牙根都疼。

不仅没有伤到姜玄听,还给自己一个教训。

那双黑色瞳孔蒙上了一层薄薄雾气,灵魂深处生出一簇一簇灰色的委屈,开出红色的花。

她世界里唯一的色彩,在无聊的亡魂世界里,稍微供她取乐。

“只有小狗才咬人,你是吗。”

“你……唔!”

她按住谢言序的上唇,轻轻向上一推,露出上牙。

还真的有两颗犬齿。

姜玄听用指腹磨了磨牙尖,看着他露出难受的表情,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这种表情,只会让人更想欺负你。”

谢言序发现自己除了生气,更多的是已经习惯的无奈:“我能站起来了吗。”

“你不是还没问吗。”姜玄听放开他,“给你一次机会,把握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