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土兵裹雪而亡,地上流了大滩泥水,泛着土色的黄和驱动的白,触角而漫,仿佛一滩红糖水,黏黏糊糊的,未死的蚂蚁土兵翻涌而入,填入其中,裹成了一只只蚂蚁糖葫芦,金光发亮的爬上王乾的身,飞雪舞过,再一眨眼,王乾连同那滩泥水,混着蚂蚁土兵一起不知所踪。

周覃的步子也停了。

沈务知道,周覃若想他留,他便走不了,即便他面戴首领的鹰面,挥手千军万马,蚂蚁土兵为他出生入死,也在劫难逃。

王乾也是知道,所以在飞雪划破手心,血现的刹那,嘴硬口上出,退堂鼓脚上留。什么粗鲁,什么打架,不过是绝对实力面前的真心话。

至于周覃为何放他走,沈务觉得,应是那张布告的原因。先前应她夺法牌,不过许了个荒诞的诺言,道是聘礼,她是信不得真的。此番放他走,许是他在国师几弘膝下,对于“天子”命格,早有耳濡目染,且甚为抗拒,不过借她由头,莫负了恩师教诲,莫负了剑下一救。

她也承了这“莫负”,走到此,却遭人摆了一道,真是可恨之极。

飞雪停了,疾风也息下,跪地村民松了一气,互相宽慰,相顾看着首领,不知所言。飞雪虽利,却未伤及村民分毫,不过,土块没了,他们的土石部落,也因此亡了,亡部落者在此,正是他们的首领,但他嚣张肆意,亦可呼风唤雪,骇得他们骂不得,打不敢。

“放我下来吧。”这般抱着,属实不雅,何况村民面色悲凄,见他二人,更似烧人房子不爽,还要在东家面前吆喝的混蛋。

周覃看她一眼,也不强迫,将她放下后,垃圾囚犯退去,恢复了本身,兀自脱下首领的大黑袍,露出了里内的绿色袖衫和黑色马甲。

左长老歇了气,听着声音,抬眸看他,突的瞳孔一缩:“首领……您的脸……”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斑黄的手掌,“你、你是谁?你并非首领,你将首领藏于何地,是何处置了?!”

周覃抬起手指,抚了抚高挺的鼻梁,嗓音疏离道:“问不得我,你得问七日前,来此寻物什的怪人。”

“怪人已无踪迹,我何处可问?”左长老被他的事不关己气到,胸口闷胀,“你无可抵赖,便休要推脱,想我三百子弟,杀你一人,不成问题,小伙子,就算不为自己活,也请为你旁侧女子着想。”

“问不了别人,那就问自己。”他屈膝半蹲,修长的骨指捡起地上的鹰面,大拇指按住中指,松了一下,弹的响了一声,“鹰面取下,是何下场,左长老年纪大了,忘事不记,请便问问右长老,是否还记得。”

左长老捂胸口的手一僵,目光看向一旁的右长老,见他背硬着,五指拳紧,不肯说话,那便是记得牢了。村民们都心知肚明,情不自禁护住鹰面,面面相觑。

首领丢了鹰面,露出了里内的血脸符箓,和土块对视后,他和蚂蚁土兵一样,变成了只会压人吃血的土块。

这是土石部落的弊端,无人敢泄露,于是周覃欺诈,也骗不来答案。

只是恐吓住了他们,对周覃更怕一分,左长老再是生气,也只得一句干巴巴的:“我们于你无有冤仇,你骗我们在先,毁部落在后,先后分明,皆是你的手笔,但你厉害,无可厚非……罢了罢了,部落已毁,多说无益,勿再生端,你且离去吧。”

“左长老海量。”周覃笑了一下,放下手中鹰面,他看向左长老,一脸诚恳,“不过,左长老应该高兴,不是吗?”

摘下鹰面不会变成土块,只有和土块对视才会。土块围住村民,世世纠缠,外人能进来,村民出不去,他们和村民讲述外界的繁华,物尽国度,华灯长夜,儿孙满堂。

村民听来,羡慕极了,羡慕的,不想他们离开,只想留下他们的阅历,细细道来。如今土块没了,乃是外力摧毁,和村民无关,先辈留下的诅咒该翻页了,左长老心一怔后,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掌。

他们得以离开。

沈务想明白后,知晓村民口中怪人,就是王乾。

这倒不足惊奇,惊奇的是他们寻找法牌碎片的速度,竟会远远快于她。

许是她断足自愈,耽搁了时间。但这都不足以否认,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比她的外挂更厉害的人。

三张法牌碎片都已被夺,要想再寻回来,是得废些心力了。

不过,眼下更为重要的,是她的身份问题,在周覃面前,已好似一张白纸,被灯光照的通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怪谈小说【guait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七天法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