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长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屋里乱成了一片。

桌上的点心、茶具都被裴殷罗扫下桌面,连同播放着视频的电脑,也不例外。

再看电脑屏幕中播放的画面,却正是江清辞与陆执所在房间的监控画面,床上两人拥在一起亲吻的样子,被裴殷罗用茶杯砸裂,“砰”地一声死机黑屏。

屋外的下属听到动静,以为屋里有什么危险,便急忙忙跑了进来,“裴总,您……”

话还没说完,就被裴殷罗踹翻的屏风,吓得后退了数步。

“出去!”

下属不敢招惹发疯的裴殷罗,马上离开了房间。

裴殷罗站在混乱一片的屋子里,只觉心头怒火无处发泄,又用力踹了桌子一脚。

不是说禁欲?!不是说他这种人恶心?!

为什么就那么亲下去了??!

裴殷罗艳丽的脸庞,几乎被愤怒扭曲。

而比起陆执亲江清辞这一件事,还有另一件事,要令他更加羞恼。

裴殷罗低下头,看向自己下腹,艳丽的脸上顿时涨起了愠怒的红。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把自己给废了。

从前裴家还不是由他掌控的时候,他便屡次看见自己的父母,与其他人在屋里厮混。

当时的他看到那一幕,只觉得恶心,几度想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废了,让他们无法再厮混。

可现在,他居然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裴殷罗又踹了桌子一脚,直将那坚硬的木桌踹得倒下,紧接着,他又将那莫名被他吼出去的下属又叫了进来。

裴殷罗像是冷静下来了,朝下属冷冷道:“你们擅自在江清辞的房间里放了催情的药?”

下属却道:“裴总,我们都是严格按照您的安排做的,您没有吩咐我们放药,我们绝对没有放药。”

裴殷罗却顿时暴怒道:“没放?不可能!”

他在屋里转了两圈,“要是没放,陆执怎么一副中了药的样子?不可能,我得亲自去看看。”

靠着这句话,他说服了自己,便猛地抬头,朝下属命令道:“带我去他们房间!”

然而,裴殷罗终究还是没能去江清辞房间查看究竟。

他刚对着下属下完命令,另一个下属,便跑了进来,朝他道:“裴总!贺家的人说他们发现了贺翊的踪迹了。”

贺翊是贺家前掌权人遗嘱中定下的唯一继承人,他的下落,关系着裴家与贺家的合作。

一个贪财的小骗子,当然不能和这样的大生意相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