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知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雨好像越下越大了,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清凉的让人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陈雪浑身上下淋了个湿透,身上的衣服吸了水,又透出了清晰的肉色,尤其是前胸。

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冒着雨,很快就走到一个三叉路口。

她想问一下别人,椰树酒店怎么去,可路上的打伞男女见了她,就像看见神经病一样,都远远的躲开。

居然没有一个人敢跟她答话。

陈雪尝到了伪神经女的心酸,没办法,只好自己慢慢去找。

这样走了半天,她裤管上都沾满了泥巴。

雨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飘,雨点落在地上,地面腾起一片水雾,连路面都几乎看不清楚。

整个宇宙仿佛只剩下天地和哗哗的雨水,其余别的事物都已经不存在了。

陈雪无法再走,只好跑到屋檐下去躲雨。

因为雨下得太大太猛,街上迅速积满了水,呈现着一种又浑浊又发黄的颜色,就是俗称的洪水。

这时,突听屋檐下有人怪叫,接着跌跌撞撞地跑来一个乞丐,形色很是仓皇。

乞丐身后,又有几个男人在后面急追,都没打伞。

风雨中,那乞丐跑得不快,很快就被追上,有人飞起一脚,将他踢倒。

几个男人蜂拥而上,对着乞丐拳打脚踢,嘴里还骂骂咧咧:“死叫花子,让你偷东西,你个老不死的……”

倒地的乞丐毫无还手之力,抱着头缩在地上,嘴里低声哀叫:“哎哟,腿断啦,出人命啦……”

陈雪见有人被这样欺凌,心里很是不忍,便想过去劝解。

那几个人看见了她,叫道:“这里还有个女叫花子,肯定是个同伙,打她。”

陈雪吓了一跳,急忙摇手分辨,你们别误会,我是个躲雨的。

有个家伙已经冲到了她跟前,可能看她是个女人,粗壮的拳脚终于没有落下,骂骂咧咧又去揍那个倒地的乞丐。

他们也没想真打出人命来,打了乞丐一顿,就都走了。

挨打的乞丐身子蜷做一堆,在雨地里慢慢蠕动,嘴里还在哀哀地喊叫,人却始终没爬起来。

泥水里混着一摊血水,显出淡红的颜色。

陈雪看他始终倒地不起,也不知什么地方受伤了,心中就生出一腔恻隐怜悯,走了过去,老着嗓子,低声地问:“你--没事吧?”

这乞丐身子瘦小,看起来也有七十多了,头发稀疏,却有半尺长,脑袋上全是泥巴和污垢,还结满了黑疙瘩,显得非常肮脏。

他的衣服上打满了补丁,衣袖和裤管已烂得不成个样子,露出那精瘦的胳膊和干巴巴的麻杆腿,身躯全是泥水,活生生像只落水狗。

陈雪见他和自己爷爷年纪差不多,是个老乞丐,都这个年纪了,还在街头讨饭,不免更是同情。

老乞丐呻吟了几下,在地上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睛就看着她,哀哀地叫:“不行了,腿被打断啦。”

他显得非常虚弱,说话有气无力的,活像个被阉了的太监。

陈雪暗骂那几个家伙狠辣,叹了口气,就伸手去扶他。

老乞丐伸出哆嗦颤抖的胳膊,想抓她的小腿,看样子是要支撑身子坐起来。

陈雪看他哆嗦嗦的手伸过来,心里登时发毛,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老乞丐没抓住她的裤腿,身下往下一扑,咕咚一声,再次趴到地上,嘴里哎呦哎呦叫个不休,还不住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

似有什么东西咳不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