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赶到那田蜘蛛山附近后天色已经昏暗,时雨晴在进山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站在山路上掏出册子查了一下之前的记录。

确实是下弦五,从大王给的情报看,山的区域很大,诡异地划分了很多不同的区域,一片似乎是储藏食物的树林上吊着很多蛛丝球,那边最安全,还有三两片奇怪的空地,有一处从远处就能看到一栋高大的房子,和另一处相比,建筑的周围很空。

还有就是……

时雨晴边看边慢慢往前走,今晚的月光足够明亮,倒让她一时间没有注意脚下,得亏身后突然的拉力拽了一把,否则就要歪斜着一脚踩进旁边的水田里去了。

但是等她扭头看清帮忙的人,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是一脚踩进水田更好。

“谢、非常感谢……炭治郎。”时雨晴说着,脸上的苦涩更重了,“好巧,你们也来那田蜘蛛山杀鬼啊?哈哈……”

为什么……又是他们……不,这个遇见的频率不对劲吧?尤其是这家伙……看这次任务来这么多人,自己是不是太多余了。

灶门炭治郎皱着眉,面色担忧地看着她,微微颔首后回答道:“是的,看来时雨小姐也是……走路的时候还是注意脚下会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又是你啊!正好!”嘴平伊之助还记着昨天晚上被打晕的事,飞快跳到灶门炭治郎前面,站在了时雨晴面前,“等我解决掉这里的鬼!我们再接着比试!休想再耍赖了!晴!”

灶门炭治郎听到对方称呼上的问题,惊愕地瞪大双眼,“伊之助!?”

“无所谓怎么喊啦,喊我名字也行,反正巧遇那么多次,早就是熟人了,我对敬称没那么认真。”时雨晴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向灶门炭治郎笑了笑,而后转头对嘴平伊之助说;“不过这次的任务没那么简单哦,你们说不定会死。”

嘴平伊之助大手一挥,气势豪迈地喊道:“谁会怕啊!敌人却强越好!之前和我战斗的鬼全都太弱了,我还嫌他们不够强呢!”

“会死?!!!——”

我妻善逸听到这个词,瞬间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缩到灶门炭治郎身后,抓紧了他的羽织,“你看!连时雨前辈都说这个任务很危险!要不我们还是别去了吧炭治郎……时雨前辈那么厉害,应该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我们快离开这吧,前面那座山看起来就很危险!更别说里面的鬼了!”

说话间,他头顶的麻雀都要被他发抖的频率抖下来。

恶鬼所在的山脉当前,周围任何的事情都没办法让他从这种害怕的情绪里出来,我妻善逸的脑子已经幻想到自己会被鬼怎么悲惨地吃掉的阶段了。

灶门炭治郎无奈地看了一眼我妻善逸,扭头对时雨晴询问道:“时雨小姐是有什么消息吗?”

她点点头,将册子翻转给他们三人看,指着上面的内容解释道:“一年多以前这里就被大王巡查到里面有一只下弦鬼了,位阶是五,具体的能力暂且不知,但肯定和蜘蛛有关,里面有几片区域出现了巨大的蛛丝茧,有几次还出现了挂着的尸骸。”

灶门炭治郎认真地查看着,我妻善逸在听时雨晴说话时,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整个人已经抖成筛子了。

而嘴平伊之助扫了一眼后,就非常大声地说自己看不懂了。

“上面写的什么啊?!字也太多了点!”

时雨晴疑惑地和灶门炭治郎对视,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里不是所有人都在幼年就读书识字,而且自己写的也是一堆汉字,估计在他们眼里也是不成句的意思,连忙合上册子尴尬地干咳一声。

“抱歉,上面是按我自己的习惯写的草稿,你们看不懂才正常。”她赶紧解释了一句,暗自庆幸自己没写日语。

抛开莫名的语言通顺,论日语认读书写能力,说不定她也不比他们强……自学能够认识书面常用语就差不多了。

勉强看懂一部分的灶门炭治郎也尴尬地笑了笑,道:“不,其实还是知道一些意思……”

话还没说完,一个缓慢爬行的人影出现在了前方进山的路上,那人穿着鬼杀队的队服,似乎受了严重的伤,行动艰难而迟缓。

灶门炭治郎目光一凝,瞬间抛开其他人跑上前去,蹲在他面前对他伸出手,问道:“你没事吧?!”

看到有人过来,他神色惊恐,带着强烈的求助目光僵硬地朝着他们伸出手,极力向来人发出求救声:“救、救救我……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我不想再——”

这时候,空气里传来一声奇怪的拉锁声,时雨晴眼神一定,借着姣好的月光瞬间发现了连接缠绕在那人身上各处的正在飞速收紧的丝线,刀刃迅速出鞘,丝线被斩断时像是被一抹异色光华抹去而垂落下来。

“果然是蛛丝……手感很坚韧,缠绕在身上没能挣脱的话,就会像是傀儡人一样任由摆布了。”时雨晴说着,背对着他们扭了扭手腕,视线望进林中,“树林适合布网,里面应该也有不少蜘蛛,就是不知道哪些是鬼的血鬼术创造的。”

灶门炭治郎抬头看向她,有些讶异刚才的那道斩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