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行录》转载请注明来源:怪谈小说guaitanxs.com

老夫人又转过身来抓住罗九重的双手,盘握说:“九重道人,九重道人,我老太婆活够了,可否将我的命给我的小儿子?他本有官身,只是不知为何突然疯癫,不知东西,不听人言。往往出门就几日不见回来。我到涿南观求签,也是想知道他何时才能明目,没想到,我还没寻到办法,这人就这么没了,我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呀!”

老夫人一副抽泣的样子,但眯着的眼睛却没有眼泪,怕是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了。

罗九重说:“逝者已矣,还是尽快买好的棺椁,抬回家中办理白事吧!”

老夫人抓紧罗九重的手问:“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大师,九重大师。”

罗九重说:“我看公子面向富贵,眉间舒展,两耳富态,下辈子定要去皇家做儿子的,您给他买好的棺木,最好找老师父将肉身处理一下,保留他的面向,好让他下了黄泉,城隍爷看到他的面向,给他安排皇家做儿子。一定要用白玉石给他做陵墓,将棺木吊在墓中间,不可接触墓壁,他便能在过奈何桥的时候,也完完整整。下辈子依然聪慧,便有做太子的可能。”

老夫人本来伤心,但这被罗九重一顿交代,听得都有些愣住了,抓着罗九重的手也放松了下来。

老夫人身旁的一个老管家说:“道爷交代的小的都记住了,小姐,我们带小少爷去棺材铺吧,别耽误了,小少爷的尸身要坏的。”

老夫人听到老管家的话突然恍然大悟一般,说:“对对!买最好的,这地方有金丝楠木吗?没有先用红木拉回去,快马叫家里准备金丝楠木去。我儿子是太子命,太子命!”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往涿南观大门出去了。

狐玄子跑过来问:“师父,那死人怎么就能看出下辈子有太子命了?”

罗九重小声的对他说:“我胡说的。”

狐玄子刮刮自己的鼻子说:“师父骗人!”

罗九重认真的说:“那个老太太不愿意接受疯掉的孩子又死了的事实,我不过是让她解开心结而已。”

狐玄子说:“那师父还跟我说不许骗人!”

罗九重说:“我只是把她想听的话和我想说的话掺杂在一起,算不上骗人,去扫地去!别在这偷懒!”

狐玄子边跑边说:“我才没有偷懒!我也没有骗人!”

狐玄子还跑到三清殿里跟李凤沼耳语说罗九重骗人的事。

李凤沼听得笑眯眯的,恩客问他是有什么好事?他摇摇头说:“不可说!不可说!”

这边厢,县令郗鉴有些纳闷,涿南村给他送来了几个傻子,说是抢匪,县丞跟他说的时候他还不信。

县丞又说:“您知道这些匪徒抢的是哪吗?”

郗鉴说:“怎么?现在我们涿水郡除了郡王府就是行宫了!还能抢哪?”

县丞一脸得意,就知道县令大人猜不到,便说:“抢的是涿南观!”

郗鉴都惊呆了,大喊:“什么?抢到九王爷脸上去了?怎么,人是被锦衣卫打傻的?”

县丞又得意的摇头说:“非也!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墙绘夏子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