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廿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云府的宴席,山珍海味没见到几样,大多是十分接地气的家常菜,宾客们非但不嫌弃抱怨,反而更加交口称赞起云老太公的清正来。

乐知许对云老太公的做法并无恶意,可听着屏风那边,诸位官职不低的大人们,绞尽脑汁,用尽毕生所学,将一盘大白菜变着法地夸出花样来,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

她开始有些好奇,这位云老太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她又想起时彧来。

刚刚在府门前,门房的态度,明显是进退两难,说明他之前便来过,还不止一次。

他又是蹭了她的名帖才进得了门,之前那次没胃口,流光便说过,他是“不被理解的痛苦”。

难道他一直渴望得到的,是云老太公的理解?

可到仲秋后那些声讨的文人们,为首的打得就是云老太公门生的旗号,他又完全不留情面,将对方羞辱得抬不起头来。

他身上有太多的矛盾,让人看不懂。

看不懂,即便有帮他的心,也无能为力。

她翘首,想透过屏风间的缝隙,寻找时彧的身影。

忽然听见屏风后面传来低声交谈。

大人甲:“严兄,我刚刚进门时候好像看到司马大人了。”

严大人顿了一会儿,“上次云老太公门生去声讨的事,闹得长安城和五陵邑人尽皆知,听说云老太公还气得差点晕厥,又怎么会邀请他呢?”

大人甲似是轻叹了一声,“其实我倒觉得,咱们这位司马大人,年纪轻轻便目光敏锐,运筹帷幄又行事果决,有他实乃我朝百姓之大幸,除了近些日子几件事,许某管中窥豹不置可否外,之前行事承了先武成侯的遗志,当得起良臣二字。”

“许兄敦厚质朴,愿意相信人性本善。”严大人轻笑道,“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司马大人也不过是肉体凡胎,利欲熏心也是人之常情。”

许大人争辩道:“他所做的事,有些看上去荒诞,可却是实实在在为百姓好的...”

“许兄!”严大人打断,语气有些不快,道,“他时彧做再多,不就是为了民心吗?不用我说,许兄也该能想到,他要民心做什么。你看,这才几年,他便耐不住了。”

许大人似乎有些惊慌,“严兄,不可直呼其姓名啊。”

严大人哼了一声,“见人有污,虽尊不下也。”

这边乐知许再也听不下去,挪到屏风旁,扒住屏风边缘,轻声唤道:“严大人,严大人!”

正在交谈的严、许二人惊诧回头。

严大人满腹疑团,见她面容姣好声音不禁放缓了些,“我们认识吗?”

乐知许无辜眨了眨眼,道:“严大人,我觉得你这个人,很肤浅,又没品,白读了这么多圣贤书,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君子,明知道时大人不会出现在这里,就在背后对他品头论足,妄加议论,要我看,你跟市井妇人也没什么区别。”

“你,你——”严大人面红耳赤,转头看了看许大人。

许大人因为也参与了议论,面露赧色,垂下眼眸。

“你什么你?”她挑了挑眉,“我虽不是君子,但我有话都当面说。”

“你是谁家的小娘子?”严大人探头望了望,在她身边也没看到什么人,气道,“你我素不相识,你凭何如此断定?”

“那你与时大人熟稔吗?你又凭何断定?”

“你——”

“算了,严兄,本就是你我欠妥当。”许大人劝道。

“学学人家许大人吧!”

她用鄙夷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严大人一遍,不屑地“嘁”了一声,转身缩回到屏风后。

男女有别,严大人又不能冒冒失失追到屏风那边去质问,只得独自在座位上气得呼呼直喘。

昭然掩口偷笑,“少君侯要是知道您为他出气,一定乐开了花。”

她不由得在心里轻叹:开不开花不知道,只要他别在人家大喜日子闯祸就好啊。

酒过三巡,宾客开始陆陆续续散去。

一直也没见到时彧身影,乐知许只得起身,跟云老夫人道别。

云老夫人对这身衣裳格外满意,特地嘱咐身边的老媪,送了幅亲笔字画给她,她本也不太懂,只当心意收下,诚恳道了谢,随后转身离去。

临走时,她特地扫视一周,发觉云老太公并不在座位上。

不会正在某处,跟时彧见面吧?

...

她想得没错,云府一处假山石旁,一高一矮,两道影子被拉得老长。

云老太公须发皆白,俨然一副老神仙模样,正背对着时彧负手而立。

“老太公还是不肯相信我吗?”时彧问道。

云老太公缓缓转身,盯了他半晌,“司马大人费尽心思,进我的门,就是要问这一句话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