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寄竹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詹姆斯学得很快,还没有几个小时,他就已经学会了这个咒语。甚至当天傍晚,他就把这个咒语用到了斯内普身上——

“他居然来让我离莉莉远一点?!”詹姆斯和几个朋友解释到:“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

西里斯轻轻哼了一声

,不屑一顾:“鼻涕精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莱姆斯没有说话。

但是普拉瑞斯却有了一个略有些不同的想法:“你们说——他是不是和詹姆一样.....”

“我和他绝无任何共同点。”詹姆斯完全不认为斯内普和他能有什么共同点。

莱姆斯似乎明白了普拉瑞斯的想法,他问道:“是我想的那样吗?”

普拉瑞斯直到莱姆斯已经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差不多。”

“别打哑谜了,什么啊?”西里斯和詹姆斯异口同声地问到。

普拉瑞斯看着这两人纯真的眼神,只得很直白地告诉了他们。

西里斯坐到了普拉瑞斯旁边,随后他就像是看笑话一样,说到:“斯内普喜欢伊万斯?”

普拉瑞斯点了点头:“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西里斯似乎不能理解,或者说他一直就没察觉到这件事:“得了吧,你看看他平时的行为。我觉得他甚至比纳西莎还过分,至少纳西莎的歧视还停留在语言上。”

但是普拉瑞斯却持不同意见:“但恰恰就是因为歧视血统和真心喜欢并存,他们俩才会那么别扭的。值得一提,我觉得詹姆斯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转移了他们的内部矛盾。”

詹姆斯似乎才意识到“斯内普或许喜欢莉莉”这个事实,他愈发讨厌斯内普了:“一个人怎么能做到觉得别人血液是肮脏的,同时又想她建立亲近的关系呢?”

只是这个问题恐怕连西弗勒斯·斯内普自己都答不上来。

最后还是普拉瑞斯打破了这样严肃的气氛,他转移了话题:“不说这个了,我们阿尼玛格斯的东西也收集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开始?”

“我觉得从下周一开始怎么样?”詹姆斯跃跃欲试,他很周到地想到:“先要含一个月曼德拉草的叶子,坦白说只有学期刚开始这会适合,否则我去打魁地奇的话,很难能随时含住。”

西里斯点头支持:“可以。”

莱姆斯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也只说出了一句:“你们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及时停下来。”

普拉瑞斯拍了拍莱姆斯的肩膀,安慰到:“放心吧。”

“就是。”詹姆斯握紧了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我们可是掠夺者。”

但事情往往并没有那么简单,开始含曼德拉草的第一天,詹姆斯就在吃早餐的时候顺便把叶子吞下去了。

第三天的时候,詹姆斯在和斯内普吵架的时候,把叶子喷了出去。

第五天的时候,普拉瑞斯打了个喷嚏,曼德拉草被吐了出去。

第十一天的时候,西里斯在喝水的时候,被普拉瑞斯的“痒痒咒”误伤,不小心把叶子给咽了下去。

就这样,掠夺者们在阿尼玛格斯的第一步上,耗费了比步骤所需要的一个月更长的时间。

原本收集到的曼德拉草叶子也完全不够用了,掠夺者们不得不去给斯普劳特教授献殷勤,比如在草药课上积极回答问题——

不过算是他们运气好,这学期刚好教授到养护成熟期的曼德拉草。

草药学的斯普劳特教授是赫奇帕奇的院长,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女巫。

草药课上,斯普劳特教授站在温室中间的一张凳子后面,凳子上放着二十来副颜色不一的耳套,她说:“上个学年,我们学习了为曼德拉草的幼苗换盆,这学期我们要开始学习如何与接近成熟状态的曼德拉草打交道了!首先在实际操作之前,我们来回顾一下关于曼德拉草的知识,有谁愿意——”

普拉瑞斯迅速举起手,回答到:“曼德拉草,又叫曼德拉草根,是一种强效恢复剂。用于把被变形的人或中了魔咒的人回复到原来状态。”

斯普劳特教授很满意这个回答,她点了点头:“格兰芬多加十分,我们现在要养护的是接近成熟状态的曼德拉草,这是非常危险的,有哪位同学记得?”

平时回答问题不怎么积极的西里斯也开了口:“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会使人丧命。”

“非常好,格兰芬多加十分,看来你们假期也复习了草药学,我非常欣慰。”斯普劳特教授非常开心:“好了,上学期曼德拉草的幼苗的哭声已经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今天的实操开始之前,每一个同学都该带好耳罩以防万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