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黎诀》转载请注明来源:怪谈小说guaitanxs.com

清晨的盐场繁忙而紧张。昏黄的火光映照着一张张疲惫的脸庞,所有人都彻夜未眠。苦力们肩挑背驮,不断地往盐灶中添加燃料,高温下的汗水蒸发成雾气,与四周浓烟融为一体。

薛飏双臂抱怀站在场边的凉棚下,等着周铁心清点昨夜赶制出的新盐。不会儿功夫周寨主阔步走来,微微点头道:“不错。足够我们打点江陵府和镇南军的。”

薛飏低声道:“司徒渊这个老狐狸不好对付……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照我说还不如从镇南军下手。毕竟有我们这厢折腾,他们才有机会平山荡匪,建功立业。”

周铁心一捋胡子,颔首道:“二弟言之有理。都是爹娘生的骨肉,谁愿意真的以命相搏?不过拿着军饷混口饭吃。若是军匪一家,岂不两全其美?”

薛飏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阴险的笑。他正准备再与周铁心商量详细的贿赂计划,忽然见一一名喽啰气喘吁吁地跑了来。

“大当家!二当家!不好了!库房走水了!”

周铁心怒目一瞪,喝道:“怎可能?!半个时辰前我还亲自在库房镇守!”

“肯定又是那姓叶的搞的鬼!大哥稳住盐场!我去看看就回!”言罢薛飏长剑出鞘,一个纵身向库房跑去。周铁心怕他撞上叶归思敌不过,也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急匆匆地赶回库房,只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将半边晴空染得赤红。寨中众人在火场中来回穿梭,忙忙碌碌,紧张慌乱。薛飏一声高喝,命一半人运水,一半人抢救物资。后面赶来的则用湿布和泥土搭建临时的防火墙,以阻止火势蔓延。

周铁心看薛飏应付的来,稍感安心。他四下一望不见叶归思,琢磨着这家伙在后山搞出这么大动静,恐怕是调虎离山想要跑。他跑就跑了,千万别动自己留在书房东西!念头一起,周铁心掉转身形,往前山奔去。

叶归思其实一直跟在他身后不远处。只是寨子里人声吵杂,帮归思打了掩护。见周铁心离开库房往前山赶,叶归思也悄无声息地紧随其后。他动作矫健轻盈,如夜猫潜行。目光紧盯着周铁心的身影,步子时快时慢,小心算计着距离。

周铁心心中焦急,步履匆匆,一路上尘土飞扬。他逆行而上,穿过成群结队的寨众,先抵达了山寨的中层。然后周铁心飞步连踏,拾阶而上来到顶层。顶层是寨主的院子,除了高墙耸立,还单独有一队哨兵把守,这十来个人是周家寨的精英,只听寨主调遣。故而即便后山走水,他们也未离开岗哨一步。

“报当家的!今晨未见可疑人等!”

周铁心稍一点头,过门而入,他穿前堂,过中堂,跑过后院,最终在书房门前停下了脚步。书房大门紧闭,周铁心左手持枪,右手推门。就在他指尖碰到木门的一瞬间。周铁心突然向后一个跃步,同时长枪换到右手,如雷霆飞刺而出。

叶归思见势不好,本能地翻身一跃,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但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出来!!”周铁心怒不可遏地大喝一声。

叶归思心说躲不了了,只好一个跟头落在了周铁心的面前。“诶呀周大哥,别大清早的就设么大火气嘛!”

“叶归思!!”周铁心双眉纵起,大怒道:“我卖你江陵叶家一个面子!本不愿与你为敌!但你不知进退!闯我库房!烧我山寨!我周铁心今日便要让你有来无回!!”

叶归思双手一摊,一脸委屈地说:“周大寨主,冤枉啊!那库房是你们二当家带我去的!至于起火,我是听说后山走水了,所以特意来看看,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嘛……”

“巧舌如簧!”周铁心手中长枪往前一送,“姓叶的!拿命来!!”

刀枪相交,沙尘四起。

周铁心被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叨扰数日,早已没了初见时的热络豪迈,取而代之的将其杀之而后快的决心。手中长枪疾如迅雷,直指叶归思的要害。每一枪都似猛龙出海,刺向叶归思的胸口、喉咙、腹部,枪锋所指之处,无不要索人性命。

叶归思双刀舞动,如一对银龙护体,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流光。他灵巧地躲避着周铁心的枪尖,双刀时而交叉格挡,时而迅疾反击。只见长枪迎面刺来,归思左刀一抬,架住枪尖,同时右刀探出,狠狠削向周铁心的手臂,却被对方巧妙地避开。

眨眼功夫双方拆了百十余招,却不见成效。周铁心怒气更胜,攻势愈发凶猛。突然一枪快似闪电,直刺叶归思的左肩。叶归思侧身一闪,右刀格挡,左刀斜刺向周铁心的侧腰。但周铁心步法灵活,轻松地侧步一避,反手一枪,向叶归思的下盘扫去。

叶归思轻盈跃起,避开了这一击,双刀在空中交错划动,形成一道密网,试图压制周铁心的攻势。他的一心二用,刀法奇快,刀刀攻向周铁心的关键部位,逼其露出破绽。

周铁心见状,面露凶光,枪法更加凶狠,每一枪都带着呼啸之声,枪风凌厉,令人窒息。连攻三枪不得后,他纵身跃起,长枪如猛虎下山,直刺叶归思心口,力求一击必杀。

叶归思双刀一横,硬接下这致命一击。兵刃相交,火花迸裂,发出刺耳铮鸣。叶归思生生被长枪击退半步,双臂发麻,虎口生疼。周铁心内力深厚,枪法灵动,又有千钧之力。叶归思琢磨着不能与他硬碰硬。毕竟他不想取周铁心的性命,故而刀上只使了七成力。

“呵!名动江湖的绣叶庄也就这点本事?”周铁心收枪回身,狰狞一笑。

叶归思心说不打了也不成,这边不打,那边不就要露馅儿了嘛。他叹了口气,腕子一转翻了个刀花。左刀横在胸前,右刀斜于肋下,慢言道:“叶家历代以打造兵器见长,为官家炼兵可溯至先唐,到我这一代算是没落了。我这人吧,脾气爆坐不住,少时被按着学了这套双刀磨性子。”

叶归思下巴一扬,眼中闪过一丝睥睨,“霜穿雾隐,绣叶裁风,仅以银刀一对,领教周寨主的长枪!”

书房外,长枪疾刺,双刀乱舞,斗得难解难分。倒是给书房里的人争取了些时间。点火之后,叶归思和顾怀信兵分两路,一个去跟踪周铁心,一个摸回了前山寨主的院子。顾怀信藏在角落里,等到耳畔传来外面叶归思和周铁心激烈交手的声响。哨兵们纷纷向那边聚集。趁着这个机会,他趁虚而入,快速潜进了书房。

书房内部陈设古朴,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卷宗和古籍,桌上堆着些许文书和帐册。顾怀信不敢大意,从一头开始仔细寻找,翻看每一本书和卷宗。他动作迅速而轻巧,尽量避免发出响声。但是始终未能找到那份重要的账本。

外面的打斗声突然停止,顾怀信心头一紧,赶忙躲进了一个大衣橱里。书房里一片静寂,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他紧张地等待,终于听到外面又传来刀剑交击的声音,这意味着叶归思仍在坚持。

顾怀信松了口气,小心爬出来继续搜索。这次他注意到罗汉床脚有一个奇怪装饰。粗看不觉得,细看有那么些突兀。他灵机一动往下一按,啪嗒一声,一个小抽屉弹了出来。

里面放着一本厚重的帐本,已经卷了页,想必常常被人翻阅。他心中一喜,小心翼翼地拿出帐本,翻开几页,确认这正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长枪横扫破空而来。叶归思侧向一翻,灵巧躲过。他不想伤周铁心性命,但也不能让人轻视了。他打起精神,双刀也有了灵气,雾隐悄无声息,霜穿迅如疾风。招式虚虚实实变幻莫测。周铁心的长枪虽然猛烈,却渐渐被叶归思的灵动所制。他右刀猛攻,逼得周铁心节节败退,左刀冷不丁地横向一扫,擦着周铁心的衣襟而过,削下一片胡须。周寨主惊出一身冷汗,想这银刃再上前半寸,他颈子就要开口了。

就在这时,一声口哨从书房方向传来,一长两短,是撤退的意思。叶归思听得真切,心中一动,知道顾怀信已经找到账本,该溜之大吉了。

混乱之中,绫时他们三人混入救火的寨众里,跟着一路来到后山。绫时半路上捡了个水桶,跑到库房附近,远远便可见得浓烟滚滚,闻得气味呛人。出入库房的唯一通路已被喽啰兵们堵住。阿时琢磨着想往里进,突然被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喝住。

“那边那个!拎着个空桶干嘛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残夜玖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怪谈小说guait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